最新信息
热门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园地 > 岁月流金 > 正文

艺术人生之爱助我成长

——熊宗敏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7/7/14 来源:本站 浏览:次 字号:




作者简介:熊宗敏:1942年生,一级演员,1958年参加重庆市话剧团。曾任重庆市话剧团副团长、团长。


我是一个在缺少爱的家庭里长大的孩子。

一九三八年一月,日本侵略军的飞机首次空袭重庆,开始了野蛮的轰炸,不少市民惶惶不可终日,纷纷往城外疏散逃难。我的爸爸妈妈也带着我两个姐姐、一个哥哥投亲靠友到寸滩躲避轰炸。

在寸滩,妈妈生下我。子女中,妈妈最爱我,溺爱地叫我“五砣”。不幸的是,在我不满两岁的时候,妈妈突然生病,上吐下泻,当时爸爸为了全家七口人的生活不得不做点小生意,一直奔波在贵州广州不在身边,乡下人又没有起码的医疗条件,年幼的我们兄妹面对这种情况焦急号哭、无所适从。就这样,妈妈病到第三天就永远离开了我们……

上小学了,我的钟爱就是老师、同学,我逐渐开朗了,特别爱唱歌,“书”却成为我最爱的。每当放学回家,必先跑到离学校最近的中山公园,因为那里有个图书馆。馆里分少儿部和成人部,很快少儿部就不能满足我的求知欲,于是我就常常踮脚悄悄溜进成人部。有个守门的何伯伯,开始不让我进,后来他看到我是真心想看书的,也就不阻拦我了。成人部里有许多厚厚的苏联卫国战争的故事书吸引我呀,我记得大约是四年级时,我已经看过《卓娅和舒拉的故事》、《保尔》、《马特洛索夫》……等等。再后来,还跑到解放碑新华书店,捧着书席地而坐贪婪地读起来,一坐就是大半天,还真有点废寝忘食哩。看过高尔基的《母亲》和《我的童年》,爱不忍释,一次看不完,过几天又来接着看,那一个个英雄形象深深撞击着我幼小的心灵,震撼着我。

进入中学,我又迷上了“话剧”,常到中山公园上面的人民剧场看西南人民艺术剧院演出的戏,如《我城一少年》、《家》、《果园小姐妹》等。也看了不少“蹭”戏——到剧院门口,多磨蹭一会就放进去了,看白戏。也看到更远的观音岩的红旗剧场,听说那是抗战时期很多明星演出的剧场,感觉是很神圣的话剧剧场,有时等开幕后,不买票可进,有时买最便宜的“丙票”,坐楼座最后几排看。看过童话剧《小白兔》,还有《红色风暴》、《刘介梅》、《无名英雄》。这与我走进话剧表演艺术之门似乎也就结下了不解之缘,引领我走进艺术的殿堂。

老师发现我对文学艺术情有独钟,极力推荐我报考重庆市话剧团学员班。

这个学员班的特点是随团学校,这是建团十年来第一次这样培训演员,按结业后可以单独演出的原则招生的,也就是像戏曲的生、旦、净、末、丑各个行当都齐全,全封闭,吃住学校都在剧团内。而教学内容与艺术院校一样,专业课也是设:表演、台词、形体、声乐,政治思想,还有化装、音乐、美术文学欣赏等。师资就地取才,都是团里各部门的老艺术家,充分发挥剧团人才优势。结业后分配到演员队。很好地解决了学习、实践、观摩、工作的问题。

学习班表演老师是徐九虎,台词老师陈欣,形体老师万常,化装老师白路平,文学欣赏老师是石曼,美术老师王一尘,音乐欣赏是杂技团的宋祯柏老师,班主任是纪幼坡老师。

徐九虎老师是国立剧专演员班毕业的,解放初又参加中央戏剧学院导演训练班进修,师从苏联专家列斯里。那时对苏联是很崇拜的,也就是尊重徐老师,但绝不仅如此,更主要的是她严格的治学精神、一丝不苟的态度,和谐可亲,还有对事业的执着和对是非的直率坦诚的表态。记得开始做表演练习阶段,如“无实物练习”,可以做得极有趣,也可能练得很枯燥乏味,我感到很困难,整天冥思苦想做不好,急哭了,经她点评又豁然开朗笑了,原先教师沉闷得鸦雀无声,顿时又变得喧嚣活跃起来,真是又紧张又愉悦,从害怕学习到不想学最后积极想学了,进而在小品练习收到较好的效果,使我们懂得了表演需要真实的体验、感受,更要有想象力、理解力,有交流有感受和形象感,要像生活中那样生活在假象的规定情境中,就会有信念,才能投入。徐老师在我们学习仅一年后,就排练多幕剧《地下少先队》,在她耐心细致的教导下,居然把一台两小时的戏像模像样地展现观众面前,得到全团上下一致的赞赏,为后继有人欣喜不已,我们送到区县演出几十场,在当年青年演员比赛中荣获一等奖,常有观众到后台看我们,没想到那时已有“粉丝”了。李庆昇团长通知伙食团包饺子犒劳我们。那一刻,我开始感到从事话剧事业更有了信心。


《地下少先队》剧照


九虎老师不仅在教学上那样尽心尽力,在生活上也是关爱体贴我们的,像母亲一样,她为了革命事业,将三个幼小的孩子托付给亲戚,只身来到重庆,对我们的关心不亚于她自己的子女,我有一种特殊的感受她就是我的母亲。我初到学员班,因为小,没用过皮带,她说“熊宗敏,你的腰带束一束,不能太放松了”。

《雷雨》剧照 扮演四凤


三年的学习结束后,分配到演员队,跨进一个新台阶。一九六二年组织上决定重排保留剧目——“五四”名着、曹禺先生的《雷雨》,并宣布李碧君老师和我扮演四凤一角,我兴奋不已。但看完剧本却忧上心来,这个上世纪二十年代的故事完全不同于学习时排演的《地下少先队》、《革命家庭》、《北大荒人》一类的现代戏,我太陌生了,怎么去体验?又怎么去表现呢?我喜忧参半,喜的是能参演名着,锻炼更大;忧的是不知如何入手啊!更忧的是全剧八个角色,就我是学生。他们都有少则十多年、多则近三十年的舞台生涯,有丰富的生活阅历、高深的文化素养和熟练的演技,我真紧张和惶恐,生怕搭配不好而影响全剧质量,这可严重了。我与他们的每个角色都有对手戏、不同的纠葛与情结,如何掌握好与每个角色的人物关系呢?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