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信息
热门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园地 > 岁月流金 > 正文

梦圆杂技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8/1/25 来源:本站 浏览:次 字号:



陈福渝,1946年6月出生,二级演员,曾任杂技团演出队长,艺术室副主任,曾任重庆市渝中区政协第八届、第九届、第十届政协委员。

1956年考入重庆杂技团学员队,经过5年刻苦训练,14岁毕业,成为杂技团最小的演员。先后担任车技、钻圈、跳板、踩球、双人技巧、滑稽小跳板及幕间滑稽小丑表演等杂技节目,20岁已是杂技团编导组最年轻的成员,在全国杂技界首创踩独脚高跷、在跳板上后空翻腾360度的高难度技巧。曾参加广交会及为国家领导人、外国元首的重要演出,参加中央慰问团赴西藏、新疆慰问演出,多次出访亚、非、欧、美、大洋洲数十个国家演出。

1997年10月退休,2013年返聘回杂技团任教。今年71岁彻底退休。

六十年前我有一个梦,有梦想才有追求,有追求梦才能成真。

1

? 1956年初次登台演出

上个世纪的1954年,那年我七岁,到了该上小学的年纪,父亲为了勉励我要刻苦读书,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春节期间特地带我到刚落成不久的重庆人民大礼堂观看杂技表演,希望我能从中学习到坚忍不拔,顽强勇敢的精神。人民大礼堂是在贺龙同志的关心下建成的一座仿北京天坛的宏伟建筑,可容纳四千多观众。杂技演员精湛的技艺使观众席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与欢呼声,他们的表演深深打动了我,使我大开眼界。我印象最深的是两个年纪与我相当的小演员,他们自信的骑着独轮车,娴熟的技巧令人赞叹,我心中不由生出一丝羡慕之情,让我久久不能平静。

我就读于重庆市人民小学,这是一所干部子弟的寄宿学校,在学校有充分的时间玩耍,同学们都在做着各种各样的游戏,而我却没有任何的心思玩,脑海中总是浮现出杂技演员精彩的表演。没有任何基础和老师指导的我开始试着去模仿他们的动作,在操场的垫子上瞎翻着,越翻心中对表演杂技的渴望越大。课间休息仅仅只有十分钟,我却一秒也不敢耽搁,跑到教室外的走廊上“打趴壁”?靠墙倒立),就算下着大雨,我也要跑到风雨操场的棕垫上翻几次。日子久了,我逐渐掌握一些不规范的动作,如前手翻、后手翻、侧手翻、睡地翻等。学校的联欢会叠罗汉节目中,老师都会把我安排在最高最显眼的位置,一下子,我成了全校的名人。这样一来,使我对学杂技的信心倍增。

我们兴趣爱好相同的同学,常三、五人聚在一起,和其他同学或校外的小孩“拼趴壁”(PK杂技动作),我们总是满载而归。我们这一伙,我的年龄最小,但我会的动作最多。大家都把我当“大哥”,每次PK都由我安排出场顺序,压轴的总是我,好不风光!我感觉上一节课的时间好长好长,心早就飞向操场的棕垫上了,随时都策划下次如何PK。小小心灵的杂技梦已悄悄萌芽!

???

双人技巧


???? ??

踩球

??

跳板

? ? ???

重庆杂技团是1951年6月2日成立,刚解放不几久,百废待兴,市政府把抗战逃难流落到大后方的七、八家私人杂技班社及个体杂技艺人组织起来,有归侨精武团、华侨马戏团、凯旋飞车团、中国魔术团、胜利剧团等,组成了国营的重庆杂技团。

为了杂技艺术的继承和发展。1954年市政府为重庆杂技团在重庆市孤儿院招收三十多个小学员,成立了学员队。开始了正规的业务训练和文化教育,建立了少先队、共青团组织。重庆杂技团步入业务发展艺术建设的轨道。

我在人民小学读书一晃就到了三年级,学杂技的信心一点没衰减,父母亲都是国家干部,他们认为杂技就是耍把戏、卖艺的,将来没有前途。我也说不出道理,就是喜欢杂技。死缠烂磨,父母终于松了口,自己的道路自己选择,我认定了。1956年春节前,我拉着父亲走进了重庆杂技团的大门,老团长杜少义接待了我们,他说,团里在孤儿院已招收了几十个学员,现在团里没有招生指标,要我等几年再来。如凉水浇顶,我已等了很久了,不能再等了。我向团长表示了,对杂技的热爱和学习的决心。并把我平常那些不规范的动作演示了一番,团长被我的决心所感动,同意在春节后,来团里试学半年,试学期间一切开支由家长支付,半年后达不到要求自动回家。我不知有多高兴,总算暂时进了杂技团大门。1956年春节,家家户户张灯结彩,欢天喜地,我却和其他孩子不一样,没有过节的情绪,只嫌时间过得太慢。上班的第一天我迫不及待的迈进了杂技团的大门,期待新生活的开始。

杂技团学员队一个让我憧憬,又忐忑的新集体,因为,我是没有伙伴,又没有基本功的孩子,能适应这里的生活吗?老师对独自进团的我,并不太好安排节目,在征求我的意见时,我毫不掩饰的表达学独轮车的意愿。在我拿到独轮车的第一天开始,独轮车就没离开我的手,从上班骑到下班,屁股磨破、大腿磨破也无法停止我对它的喜爱。三天不到,我已将独轮车骑得到处跑,同时,腰、腿、顶、跟斗等基本功也开始训练了。半年试学期,同学们都是供给制,我却要向团里交伙食费,同学们发练功服、练功鞋,我要自己买,全团发电影票、集体洗澡、理发都没有我的份。

1 [2]